江歌月漓.

难忘的回忆,沉浸在怀念之中。

欧利蒂丝学院Ⅱ

Ⅱ特殊新生

    “啧,我回来了。”少女清脆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烦躁。很明显,这位身着丝绸上衣,棕红马甲以及格纹短裙的女孩并不满意她的工作。毕竟,不是谁都乐意在假期回到学校,处理各项事务的。

    女孩抱着一叠文件走到两个男孩面前,扎起的侧马尾随之晃动着,窗外的阳光跑了进来,落在女孩棕褐色的头发上,为它镀了一层金。“玛尔塔,给我拿吧。”奈布起身,抱过少女手里沉重的文件,放在桌上。

    威廉好奇地伸手,翻开文件的第一面。那白得像雪的纸上,只稀稀落落印着4个人的名字。“真是的,学校还真TM节省油墨啊。”“就是,这么大张纸,就印4个人的名字。”两个男生的意见少有地相同了。“你们俩安静点,那件事情过后,‘4’这个数字已经是现在的学校里,常见到哪都有的数字了。它的含义……”说到这里,玛尔塔的眼睛眯了眯,逐渐透出一种谨慎的目光,“我想你们应该都明白。”

    “那件事……新生估计都不知道吧。这样的话,学校都不担心吗?”饶是威廉,在说这句话时,语气也少不免小心翼翼起来。“唉…”奈布叹了口气,仍然架起二郎腿,靠着身后的桌子,“还是别说了,先看文件吧。”

    三人把目光转向了被他们冷落已久的文件,神情凝重。第一个名字,赫然印着“艾玛·伍兹”。“咦咦咦?这不是教导主任的女儿吗!?”威廉忽然想起主任里奥曾经说过的话。

    “威廉,说话要有证据,万一人家不是呢?”今天的奈布也一如既往地喜欢怼威廉呢。“好了你们两个,我们下午去仪式上看看就知道了。”今天的玛尔塔也同样的是和事佬呢。今天的克利切也……唉?克利切呢?

    “话说,克利切今天怎么没来啊,学校不是说学生会的人员都要来嘛。”奈布突然想起来,自己今天一早上都没看见克利切。

    “啧,那家伙,不会又去哪里皮了吧。”玛尔塔皱了皱两条英气的眉毛,应声附和道。

    “不是哦。”威廉话音未落,身旁的两人便不约而同地盯上了他,“干嘛?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不用那么盯着我吧。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。”说完,摸了摸自己结实的双臂。

    “克利切昨天发信息给我了,他说他今天有事不能来,哦对了,别说我和克利切没告诉你们,是你们自己没看到吧。”

    “唔,应该是我昨天没充电的原因吧。话说奈布呢?你怎么也没看到啊?”“额……这个……我手机也没充电!”奈布说话有些结结巴巴,“咳,那个,我们还是继续翻名单吧!”

    “总jio得有点不对劲啊……”玛尔塔和威廉互相交换了目光,都点了点头,表示想法相同。

   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,像水珠汇到海里,一滴一滴的。文件越翻,越薄,终于翻到了最后一面。

    “嘶——”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,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,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。不过,吓到他们的可不只有,那个令人熟悉,又陌生的名字。还有另一样东西——学院的印章。

    欧利蒂丝学院的印章分为两种,一种是在学生资料中用到的蓝色印章,表示某个学生的成绩优秀,分数越高,蓝色越深。而另一种,则是特殊人员的名单上印着的红色印章,同样的,红色越深,这个人的危险程度就越高。

    但这个名字旁边,赫然是一个血红的印章。

    “这可就有趣了啊……”玛尔塔的眼睛眯了眯,眼睛里,是一片流动的浓墨,这扇心灵的窗户像是封闭了一般,看不见她流露出的情绪,不,也可以说,她并没有流露任何的情绪,“在学生名单上印下的血红印章么,啧,这么矛盾的事情可不像是会在我们学校发生的啊。”

    突然——

    “叮咚,请学生会成员到礼堂集合,通知再播送一遍,请学生会成员到礼堂集合,通知播送毕。”“该走了!”“怎么这么快啊?!”

评论(1)

热度(18)